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恩师,我一生的幸运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来书文学网

我幸运上小学时就遇到了桑新华、黄晓红、朱耀庭,中学时遇到钱崇文、林薇、黄迎、康殿鑫、郭树森,后又遇到了朱克亚、兰怀奎、付敏等优秀的老师。他们有我们羡慕的学问,有我们崇拜的人格。

一个人的意义、价值取向,以及个人的才华均来自于幼小的,也就是说启蒙老师对他的影响是很大的!当然后天的人生经历也会不断地完善丰富着你,也可能改变着你。但人生本真的东西恐怕很难改得彻底,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本性不会单单指一个人的性格吧。我今天从事语文教师,为中学高级教师、浦东新区骨干教师、浦东新区中学语文中心组成员等等,都是因为我有那么多优秀老师的栽培。

记得小学的时候,在一次小学和初中并在一起的竞赛中,我的作文获得“佳作”。“佳作”贴在作文栏最耀眼的左上角,当时的我只懂得优秀、优良,并不懂得佳作的含义,就哭着找桑老师。桑老师笑着对我说:“傻,佳作是最好的,比优秀还好呢!”我笑了,笑得起来。从那时起,我觉得我有语文的天赋,于是一生中与语文结下了不解之缘。

2011年我上北京开会,终于联系到了阔别40年的,我日日的桑老师。恩师知道我的住处,当晚就让她的侄儿,开着车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可见她想见我的心也是那么急切的。听说恩师要来,我激动不已,早早地结束了所谓的外事活动,匆匆地赶回来,在宾馆门前等候着我的恩师。脑海里努力40年前老师的模样,担心老师来了,学生竟然不认识,那该多尴尬啊。半个小时后,一个六十岁左右的从车上下来,一照面我就认定她就是我的恩师,我俩几乎同时喊出对方:保安!桑老师!老师伸出手来,我拉着恩师的手顺势抱在怀里。那时的感觉就像搂着一样……她是我的幸运之星,也是影响我一生的人,更是我一生不尽的人。

桑老师你知道您对我有多重要吗?1976年毕业后我被劳动部门分配到了30连,指导员知道我会写能念,曾多次把我从农田里叫回来写发言稿。有时半天,有时一天我就可以坐在温暖的宿舍里写着我的稿子,最最与我相干的是——不用干活了。我不是懒惰的人,实在是有些农活我真的做不来,有时我也恨笨得要死。再加上家境贫寒,地里我的棉鞋上那两个大窟窿,早就张开了嘴,大口、大口地吃着雪。无论我怎么跺,脚还是冻得发麻发木。寒从脚起,脊背上冷风嗖嗖。人家手快的,一垄千米长的玉米早已掰完,而我再怎么努力也只能掰到三分之一。每天我们都是有任务的,你说我能不急吗?这时叫我回来写发言稿,就是说我那无法承担的任务可以一笔勾销了,——这对我是多么大的恩赐啊!

那时候会多,一会批林批孔,一会又批判邓小平,没有多久又批四人帮。有时田间就有批斗会,我的可有了用场。由于社会变化太快,思想观念根本就转不过来,又要紧跟形式,于是强迫自己脑子急转弯,很多的时候我就像一个糊里糊涂的射击手,抱着枪,听着指挥官(报纸)的口令,向左射击,我就机械地向左勾动扳机,向右射击,我就向右勾动扳机。很多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反正我抑扬顿挫地朗读着,好像很理直气壮似的。( 网:www.sanwen.net )

提到朗读,我真的很自豪啊。79年考老师时,面对考官我大声地读着课文,就是这朗诵让我顺利过关,尽管有一个考官问我是山东人吧,我点点头,我知道他是说我的普通话有山东味——谢谢桑老师!

是朗诵,我在文艺表演中崭露头角;是朗诵,我在广东石龙过五关斩六将,一连击败八个对手,成功地夺得“七.一”主持人的位置,为二万人的大型活动做出了贡献。镇党委书记凭此一点,用特殊人才欲调我到广东。

是朗诵,到了上海我接受的第一项任务就是三林镇优秀共产党员的巡回。那时我还没写申请书,我是在滔滔地讲别人的事迹,听众的时候,也在感动我自己。这次演讲,我受到了听众的好评,西安治癫痫病科的好医院也得到了镇党委副书记的欣赏。买房子的时候,副书记给我写了一个条子,开发商每平米给我便宜了50元,102平米啊!2001年对于我的收入,便宜这些我已经很了。

是朗诵,上海解放50周年三林镇举行大型纪念活动时,主持人选了我,我真的觉得很荣耀,谢谢桑老师和朱克亚老师!

老师们你们知道吗,我在开拖拉机上实在愚笨至极,总是这错那错,天天被师傅骂,骂得我整天脑袋耷拉在裤裆下,实在自卑极了。由于经常发言,指导员喜欢我,后来想叫我做“东德”康拜因手(一种当时最先进的收割机),就在我兴奋无比的时候,那个“手”被一个北京给占了,现在想想当时他的脑子肯定比我活络多了。

那时我多囧啊,恰逢此时我的老师一个个相继返城。她们培养了我,今天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他们又把位置让给了我。

我去考老师了。1979年1月18日的晚上,我做了一个,差一分没考上。在梦中我大叫“为什么,为什么只差一分啊!”由于嗓门很大,惊醒了两个大炕上近20个人的梦,在左右身边的推耸下,我醒了。苦笑地回味了刚才的梦,坐起后就再不想睡了。19号上午9点多,指导员告诉我:“小闫,你考上了老师,今天你就不用上班了,在家准备一下,明天到场部干训班报到。”我一听兴奋极了,得意忘形地大声喊:“我考上啦!我考上啦!”

学习时我遇到了朱克亚老师,这是一位像桑老师一样我非常崇拜的语文老师。近一米八的大个,好帅、好帅的。一投一足我都想模仿,可我做不到。

印象最深的是背诵《岳阳楼记》,那时候我很内向、很内向,看见对面的人走过来,我就赶紧绕道,就怕打招呼,不知道说啥。我不怕默写,我自己能打100分,保证标点符号都不会错一个的。可是朱老师偏偏让我在大庭广众下背诵,这实在是为难我,我当时脸红脖子粗的,手不是抓脖子就是扯衣襟。就这样折腾了半个小时还是背不出一个字来。我周围的同学把语文书都高高地举了起来,我随眼就可以看到了《岳阳楼记》,可我那颗砰砰的心就是停不下来;嘴不停地翕动,却发不出声来。我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朱老师,想请他可怜、可怜我,放我一马。可是朱老师似乎打定了与我作对的决心,他正眼看着我,毫无怜悯之意,更不用说动摇了。我心凉透了,万般之后心也就静了下来,我终于鼓足勇气大声地流畅地背了下来。同学和朱老师给了我热烈地掌声,这掌声分明又是朱老师的最响。该死的,不能忘记的《岳阳楼记》。这时候我已经整整站了一个小时,我的老师我的同学也整整陪了我一个小时。

这一个小时是我真正意义上走进教师队伍的一个关键时刻。

彻底改变我的还有一件事,也是朱老师的杰作。全班40个人,我是第一个走进学生课堂的人,面对50名实实在在的中学生。我讲课的内容是贺敬之的《回延安》,四十五分钟下来,朱老师您不知道,我的腿肚子半个月之后还疼着呢。为什么呢?还用问,吓得我一直哆嗦呗!幸亏那季节是穿着棉裤的,否则我洋相出大了!

学习班结束后,朱老师也要回城了,他早就该走,一直拖着就是想把我们培养出来,这就是一个老师的。一天晚上,朱老师叫我出来陪他走走。朱老师上来就问:“保安你恨我吗?”我很茫然地说:“我为什么要恨您呢?您怎么会这样问我呢?”下我惊讶地看着老师。朱老师说:“你是我最器重的学生,也是我伤害最大的学生。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有体罚过一个学生,我却整整让你站了一个小时。你知道那一个小时我有多难吗?我的意志动摇了多少次吗?我几次不忍想让你坐下,可是老师的责任让我不能。我必须改变你,因为你是做老师的,过不了这一关,你就无法胜任老师这一工作。你上课总不能把所有要表达的话都写在黑板上吧!一个小时我改变了你,这一个小时是值的。这一个小时对你来说很累,对我来说更累,你背下来的时候,我比你更激动。现在知道你不恨我,我内心宽松了很多,也是学生在我离开这块黑土地时给我最大的礼物,谢谢你对我的山东哪个医院治癫痫的  理解。”他说这番话时很真挚,也很动情。我下意识地挽起他的胳膊,像小依人的子,脸贴在他的胳膊上,一句话也没说。现在想想那恐怕是我一生最“嗲”的一次。走了很长,我问他:“老师您说成为一名合格的语文老师,大约需要多久?”老师想了一会说:“至少20年。”我听后伸了伸舌头情不自禁地说:“妈呀,要那么久啊!”时过境迁,今年我已经从教37年了,尽管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我不敢妄为,时时感到需要完善的地方还很多。“学然后知不足”,我想改动一个字那就是“教然后知不足。”更何况做老师的一定要与时俱进,否则你就会被时代淘汰,被学生淘汰。

朱老师屈指算来我们师生已经分别37年了,您现在身体好吗?你现在在哪呢?我怎么,都梦不到您呢?老师我想你,想的好苦!!!

老师凭着你们给我的语文底子,1982年5月我去报考牡丹江中师了。

那张试卷其实我自我感觉答得一点也不好,考试即将结束时,我旁边有几位考生已将试卷偷偷带走了。我也将试卷揉成了团,准备扔掉,怕丢人。就在此时,我突然想到试卷没了,监考官万一追究监考老师的责任,那多不好,平白地害了一个无辜的人。于是我又把试卷抚平,放到了桌上悄悄离去。哪里想到一个月后,我竟然被牡丹江师范学校录取了。哈哈……这真是上天的恩赐!

这件事让我反思到:一个人有学问固然重要,但有时对于一个人的发展来说,人品可能比学问更重要。永远记住一句话“成就别人就是成就自己”。我到现在都不认为我是凭学问考上的,却始终认为我是凭着把试卷抚平这一小小的举动感动了文曲星。我抚平的不仅仅是一张试卷,也是我的一颗善心,更是我的人生之路。老师您说:“对吗?”

中师时我遇到了兰怀奎老师、付敏老师,他们在语文上又为我腾飞的翅膀插上了几根羽毛。

83年9月的一天,我开始写作了。特别是对同桌兰英那朦胧之心,迫我描述了一万多字,那是我第一次的流淌,第一次情的倾诉,可惜的是后来它走丢了。

84年毕业后,我立刻考上了牡丹江师范专科中文系,三年后我又考上了哈尔滨教育学院的中文系本科。

一路顺畅的进修、函授学习,我由衷地一路陪伴我的老师,他不仅仅是我的语文老师,还有所有教过我的其他学科的老师。人到一定的阶段,成就自己的是一种综合能力和素养。

凭着语科的能力和综合素养,88年为了,我从三分场中学直奔宝泉岭农场一中,讲的是《淀》,一课成功。兰老师您还记得吗?那节课我用的就是您的教案啊!96年在我宝泉岭一中最辉煌的时候,为了改变贫穷的局面,我转身飞到了广东的石龙三中,成全我的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纵向看来我还真有点荷花之缘,这大概与我7月的生日有关吧。我有杨万里的诗来佐证:“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他讲的是农历六月,我的农历生日也是六月的啊,由荷花我想到莲花,莲花我又想到了佛,希望此生能有一点佛缘,最好能读懂《金刚经》。99年1月我回眸来到上海,仅仅讲了“之”和“而”就走进了浦东新区的重点——三林中学。把一家人的户口从黑龙江带到了国际大都市,从此改变了很多很多,从此乡情也更浓了!

来上海,第一件事就是我和可杰、刘静三个同学,宴请了在上海的,能联系上的所有教过我们的老师。敬酒时我深情地、发自肺腑地说:“谢谢老师,没有你们我们三个农村的孩子做梦也做不到上海,更不用说拖家带口地来到上海,还能以人才引进而定居!”

东北我教了17年的学,广东我了三年,我教了三届高三;三林中学三年里我教了两届高三;三林中学东校13年,我教了9届高三。如果60岁退休,我还有四年的宝贵时间,算起来在教育上我可以工作41年。退休后身体好,说不定我还会办教学机构,接着干。我不敢说桃李天下,但我可以无愧地说:我对得起我的学生,我对得起老师这个职业,没有赣州癫痫病要治疗多久辜负我的老师们对我的殷切希望。

2013年,80诞辰之际,也是父亲离世的27年,我也从27一跃为54岁了,真可谓弹指一挥间啊。我决心将想写父亲的闸门打开。苦苦的,十几年欲写还罢的苦水,喷涌而出,不能自已。先后写下了《想念父亲》、《南上广东》、《北下上海》等等,它们共同成就了我的《是需要跋涉的》集子,学校以《晨晖》文学社的名义印刷了2000册,让全校师生共同分享。

《晨晖》是我2002年创办的,它断断续续地走过了13年。13年啊,它培养了多少学生,它成就了多少学生!一期一期的《晨晖》,记载着一届一届同学的文学梦!

写作在继续,《晨晖》校刊还在陆续发表着我的新作,坚信有一天,我自己有一本20万字的书,和朋友共勉。

今年四月,我的《任思念流淌》发表在《上海文学》,想不到的是,它竟与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王蒙的《奇葩奇葩处处哀》同期而遇了,第一次出道,就有高人引领,幸哉!幸哉!所以说:“我很幸运!”

除了文学我还喜欢音乐,那是因为黄小红老师。

小学的时候,不知道黄老师为什么选中我做她宣传队的一员(宣传队就是现在的学校演出队),唱歌、跳舞,演个京剧什么的。

记得有一次在连队的麦场上跳忠字舞,跳了一半多时,我才发现裤腿还挽着呢,当时也没觉得丢人。那时我们经常唱的是“大海航行靠舵手”、“敬爱的毛主席”、“东方红”等等。

最难忘的是六一节,我们穿上新衣服,坐上大胶轱辘车,跑上12里到三分场中学去。书包里装着妈妈煮的两个鸡蛋,烙的大饼。那时我们一年盼两件事:一件是过六一,一件就是过年了。

有一年六一,黄老师给我们排的是现代京剧《红灯记》其中一幕。贾同学演李玉和,高同学演铁梅,我演卖木梳的,暗号是:有桃木的吗?有,要现钱。我带着刘家两个小兄弟假扮成坏人,到李玉和家乱翻一气,那滑稽的样子逗得观众哈哈大笑。

那天天气很热,高同学中暑了,您一直抱着她,我好羡慕啊,心想如果我中暑了该多好啊!

还记得排练时,我们几个男孩跑出去玩了,回来时两个耳朵都冻硬了,你满脸的怒气,把我们推出去,在地上抓了一把雪,就给我们搓起耳朵来,直到把我们几个耳朵搓软了,才让我们进屋。

现在我们四个人的耳朵还健在,真得益于老师的那一搓啊!

好景不长,我还生活在梦中,老师您走了。后来的后来,我终于打听到你的地址:北京东四五条2号。我多想插上翅膀飞到您的身边,去看望您啊,可我不能。小,也没有那个经济条件。我写过信,您回过信,后来就失去联系了,再后来我知道老师搬家了,却不知道新的地址。

2011年北京学习,我的老师几乎都看到了,偏偏黄老师去了美国,深感遗憾。12年6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黄老师的电话说她在上海,我惊喜万分,扔下手里的工作,直奔南京路上。

见面后,我就急着安排饭店,她说:“不用了,我们俩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聊一会就行了,我是跟团来的,还有别人。”

我见旁边有个咖啡馆,就要了两杯咖啡,袅袅的热气上升,浓浓的香味弥漫,我和老师共同走进了往事。

我们叙述着留在深处的琐事,主要是我讲的多。老师不时地说:“是吗?我都忘了。”一会又说:“你怎么记得那么多,那么清晰。”我说:“、的记忆不是写在纸上的,而是刻在石头上的。你我师生二人,你是施恩的,忘记,方能彰显您的大器;我是受恩的,不忘记,方能做到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点点头。

1982年上中师时,在同学的怂恿下,加上我的确喜欢唱歌,看见有声乐培训班就报名了,报名费是12块钱,那时候我的助学金一个月也只有18块钱,可见我是舍得投入的,还好我的老师是殷秀梅的师姐蔡荔。她开始判断我是男中锦州癫痫病好的医院音,后来又说我是男高音,她经常叫我闫保发,开始我还纠正,后来我也顺其自然了,发就发吧,反正天天练得是发声。83年鹤岗市欲成立文工团,老师推荐我唱男高音,我雄心勃勃地想成为蒋大为、李双江式的歌唱家。回家与父亲商量,父亲不同意,他说:“你当老师那是正经职业,可以干一辈子。”我显然不太同意父亲的观点,可我又没有办法。那时的孩子反抗意识是不强的,尤其是对父亲。后来那文工团也没有生存多久就散了。

毕业时,我已经能登台演出了。我唱了两首歌《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牡丹之歌》,老师和同学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1988年5月,宝泉岭农管局举办大合唱比赛,我是宝泉岭农场合唱队的领唱,我们队一路进发,最后获得了第一名。场长和书记非常高兴地和我聊起来,当他们寻问我的家庭情况时,我说了和弟弟都在二九〇农场连队里,也表达了很想和他们聚在一起的愿望。书记说:“这个问题简单,你打个,我和场长把他们调过来。”两个月后一家人团聚在宝泉岭。我们校长也高兴啊,对我说:“保安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吧,暑假外出旅游的名额给你了。”那时的200块钱可真是个钱啊,我和霞就是这个机会旅行的。

同年12月,宝泉岭农场歌手大奖赛,我毫无悬念地拿了第一名。

1998年,东莞石碣镇组织了一次歌手大奖赛,看到宣传小报,我正和几个哥们喝酒,我指着一等奖说:“这个是我的!”那几个哥们互相看看没说什么。

比赛开始了,我并没像其他的歌手那样上来就唱,而是来了一个开场白:“各位朋友,今天我们有幸参加这样的比赛,首先我们要感谢主办方,他们为我们提供了施展才华的平台,丰富了我们的生活,让我们自信、让我们自爱、让我们自强!我提议用我们的掌声感谢他们。第二我们要感谢我们的评委,他们在百忙中放弃了节假日,栽培我们,你们辛苦了!我提议用我们的掌声感谢他们。”然后我很真诚地、深深地向主办方的领导和评委鞠躬致谢。之后我才高歌一曲《小白杨》,比赛的气氛一下热闹了很多,一等奖就这样拿了回来。

“哇!真棒!”黄老师为我鼓起掌来,此时我倒真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又讲了我主持节目的事,还讲了我作为副校长主抓教学的同时特别重视学校的艺体工作。我始终认为:一个学生只有语数外、物理化学是不够的,他必须有琴棋书画的熏陶,不求其专才,但必须有爱好,否则这个学生是没有灵气的。有时候一个人的非智力因素,在特定的时期,特定的环境要大于他的专业。因此我成功地举办了学校的十年校庆,每年的艺术节等等。红五月大合唱,通过排练让班班歌声飞扬。

我真心地感谢父母给了我一副好嗓子,更感谢老师您的启蒙,蔡老师的辅导。唱歌愉悦了别人,更健康了自己。

有一段时间由于生活工作压力比较大,自己总觉得气短,身体很疲惫,我就拉着爱人跑到歌厅,一口气唱了十几首,心里压住的那口气喊了出来,舒服极了,身体也清爽起来。

黄老师笑了,我教音乐那么多年,都没想到唱歌有那么多好处。

师生地聊着,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我说黄老师别推了,把你的朋友叫来我们一起吃吧。老师见我如此诚恳也不好意思再推了。吃完后,就打电话催了。我与老师匆匆照了几张像,分手在南京路上。

这一别又四、五年了,老师什么时候您再来上海啊!

所有这些点点滴滴,描述着我的人生,连结成我的生命。这幸运中,老师您推得掉您身上的责任吗?您抹得掉我记忆深处您对我的影响吗?就像每一个儿女有父母的基因一样,这基因您让我改得了吗?

怀着一颗的心,我一直都是的,我一直都是幸运的!老师你们是我幸运的源泉!我敬你们,我爱你们,我……我实在没有表达了,请允许我抖落一下衣襟,虔诚地跪在你们的面前叩首吧!!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