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钻石的心愿7——9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来书文学网

7、异度空间掩埋

奇异的感觉在艾兰的体内回旋,她没有了兴奋,没有了舒适感。体内的能量在忽然间被掏空了似的,浑身的汗珠在哗啦啦地涌出,抵得上下。

心脏 跳动都很微弱了,难道车祸的后遗症出现了?当时不会死去,现在反而会一命呜呼?兰儿眼睛闭上了,十分难受的感觉在堵塞着心脏的每一个空间,七零八落地割据着,如万千小刀在行动。心脏缓慢地挣扎,要跳动都要费好大的力气,她感觉到了脸色的苍白无力,尤其是那阳光。

她受不了温暖的阳光抚,如冰棍不能在太阳下沐浴一样,呼呼地淌着汗滴。全身的冷似乎最怕的是那毒热的阳光了。兰儿全身颤抖,眼前都是黑色的云乱晃,双脚不由自主地一软咕咚跪倒在地上了。

“兰儿,兰儿,你怎么了?你快起来,你醒醒。”婶婶焦急地呼唤,双手不停地拉着兰儿的手臂,一股股冰凉从艾兰的手臂上传导到兰婶的手臂,那种感觉比摸到一条冰冷的蛇,还要恐怖。兰姨心里急了,眉毛不停地颤抖,眼神都无助了。

大蟒也急了,急的直跺脚,对着小林呼啸:“你看,就你干得好事,你将兰儿撞得这样,你要负责……你赔钱。”( 网:www.sanwen.net )

这节骨眼上,他还不忘记的是钱。

“是,是是,是,保险公司马上就回来……你稍等。”小林束手无策,心里急的如火烧。今日他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躺在地上的艾兰,双眼紧闭,睫毛都瘫软如泥,呼吸困难似有似无,随时都会毙命。婶婶只有干着急,一时没了主意。

“赶紧放回病房,输送氧气。”小林急中生智。

“别……”忽然兰儿竭尽全力地大叫一声,“婶婶,我怕了阳光,你把我放进树荫下去……快。”

总算知道病根了,三个人抬着那冰冷的躯体放在了浓郁的树荫下,焦急地看着兰儿。

树荫下,兰儿的躯体不再冒汗了。那汗水用肉眼能看得见的速度,在逐步地回渗进肌肤内。如水遇到了沙土那个样子,干了。

场地上,三双眼睛都惊异地望着眼前的一幕,都差点将眼睛崩掉了,这?这也太离谱了吧?艾兰何时得了这种病?能治么?叔婶的心里都没有谱了,傻愣愣地望着。

小林更是一筹莫展,他如何从中脱身呢?

不远处传来了警笛呜呜声,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警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全副武装地出动,朝着这个医院而来。

院长长叹一声道:“唉!今天是什么情况啊!我都糊涂了。”

树荫下的艾兰,呼吸逐渐均匀,她的脸色红润了起。那汗水救了她,她微微地睁开了眼睛,朝着婶婶望去。

“婶婶,我要喝水。”

婶婶赶紧将随身携带的一瓶矿泉水掏出,拧开了盖子,将瓶口对准了兰儿的小口。咕咚咕咚声起,转眼功夫,一瓶水就见底了,她太渴了,渴的喉咙冒烟。

“还有么?”兰儿舔舔嘴唇望着婶婶。

“还有。”小林也递来了一瓶水。水咕咚咕咚的几声又见底了,艾兰还想喝。

大蟒叔叔从包里掏出了三瓶矿泉水,给了婶婶喂。三瓶水也下肚了,艾兰才打了一个饱嗝,不喝了。很舒服的感觉,刚才的那一幕不再出现。

可是,警笛声已经到了门口了,警察的效率真高,如果是抓盗贼就好了。现在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呢,医院里的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忽然传来了高音喇叭声:“里面的人听着,你赶紧出来,不要带任何器械,否则我们都不客气了。”

这一呼喊惹得大家莫名其妙,难不成我们都不是强盗不成,他们的喉咙咕噜了几下,面面相觑地望着。

“ 你们快出来,其中有一个请你不要出来,你是来自那个星球,我们暂时不知道,以后,我们一定会知道的。现在你务必要一人在里面,其余的人放出来。”一个高个子警察用喇叭高喊。

院门外隐约传来了许多人的嘈杂声,这些人呼呼喝喝地就是不敢靠近这扇大门。 “那个女孩有妖术,她会放电,警察同志你要注意呀!”六旬老者煞有其事地解释,“前不癫痫太原比较好的医院久,我们还没有出得医院大门就给雷电吓住了。好厉害的雷电,你们大伙儿都做一个证明,看是不是我撒谎。”

“是的,你女孩又妖术。”

“是的,将她抓起来。”

“还有我的 手机都给电击了,可怜我的苹果呀!”

议论纷纷得吵嚷不休,紧张的小巷更紧张了,医院里的人的耳朵才获得了信息,这是冲着艾兰来的。

“不!我的侄女不是妖怪,警察同志你们行行好吧!放过我们吧!”兰婶对着大门外大声呼喊。

“你出来吧!我们不会为难你,还有里面的人,就是不能放那位姑娘出来。”高个子在朝里面瞅着,也不敢轻易出动。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大蟒一时团团转。

“我出来,警察同志,我是好人,你别用枪指着我啊!”院长小跑得出去了,紧接其后的是护士。

“我们呢?”小林在我望着大蟒,他也想出去,毕竟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如何在此处安生呢?

“你住嘴,要走,也得我们先走,你断后。”大蟒不想放过司机小林。

“这!”小林陷入无奈与恐慌。

此刻,艾兰再一次陷入了昏迷中。她的心脏重新运转了起来,那红色的钻石里面有一条黑色的线在忽明忽暗的蠢动,一丝丝的能源在滋生满长,再不断得向外扩展。红色的心脏似乎在努力得压制着那份蠢动,可是能力有限无法做到。

红钻石心脏本来是能源强大的 ,就在艾兰被汽车撞上的时候,它的能源就已经启动开来,在膨胀着保护着主人。所以主人才得以大难不死。

在医院里,遭遇了拍照事件,红钻石的能源又一次的发动闪过,将一伙无聊的人的手机都电击而碎。用那强悍的 雷电吓退了许多人,原本就可以平安无事的。

恰好,那个六旬老者似乎察觉到了端倪,报了警,引来了不必要的麻烦。红钻石心脏无能为力了,它的能源已经告罄,必须尽快输送能源。能源是什么?艾兰都不知道,反正不是阳光。

驻守在红钻石心脏里面的那条黑线发觉了可趁之机,蠢动起来,发起了可怖的变动。

兰儿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冒出了乌黑的寒光,如果那光能杀人的话,被射中了一定能死一千次,太恐怖了。

“兰儿,你怎么了。”兰婶发觉不对,赶紧拽住了艾兰的手臂,却被兰儿一甩,人立即倒在了地上爬不起来,那速度赛过飞机。

“开启异度空间掩埋。”兰儿的口中念念有词,含糊不清。大蟒本想拉住兰儿,发觉眼前有股强烈的飓风陡然刮起,他睁不开眼睛了,大脑意识逐渐模糊在黑洞般的空间里。小林也感觉到了。

那旋风是真的,将平地卷起,将树木卷起,将房屋也卷起,外面的车子,和人流都卷起,其余能看见都被卷起来了,在螺旋得扭曲,速度极快……

8、天价电费

一团团的云在扭动,狰狞着面孔,呼啦啦啦得撕裂着那原本的空间。空间里所有的物体都在定格,一点反应都没有,都是雕塑,都是白面疙瘩,一动不动,在风的卷起中,不停得模糊,不停得散开。散开的都是人,接着是树木,小花,碎成了粉末揉进了那一阵阵的风里,拥挤着如沙尘暴进入了黑色的云团中。众多的云团翻滚拥挤,质量也就变得十分沉重。云团的中间那是黑色得耀眼的一个大孔洞,如星空中的黑洞。

地界上的石头都粉碎如流,汇成了碎碎的小溪赶急赶忙得随波逐流,先是细小的粉尘流,接着那粉尘流变得越来越粗大,越来越迅猛,在空中剧烈的滑过,如魔王的石鞭发泄着怒气。不只是一条,有多条,在变形的时空里充斥着,拥挤得摩擦,拥挤得划过来划。目标都向着那云层巨大的黑洞而去。

地面上的东西都不见了,那高大的医院在震动中瞬间瓦解了,连倒塌都来不及,也就省略掉了,化进那股黑褐色的流里,奔忙去了。

地面上的车子也被揉捏成团,波波得碎了,碎成那一股小小的流里,加入了奔涌的大军里面。

什么老人,小孩,警察都碎成了粉末,形成了更小的流,融入了大流里面而去。他们没有惊叫声,也没有吵嚷声,一切都来至安静,也消失在安静里面。就连啵啵啵的爆裂声都变的及其低微而浩渺了。

一个个消失,一个个都归神经内科癫痫治疗专家于黑洞。

地面没了,房子没了,所有的都没了。唯独艾兰艺人独自站在虚无的空间中,那眼眶里都是黑得不能见底的光芒在闪烁。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就像一个傀儡悬浮在虚无中。通过那黑洞似的的目光里一定能看见一颗黑色的心脏在跳动。

黑色的心脏?兰儿何时出现了这么一颗心脏?她不是具有一颗红钻石心脏么?如何会演变成黑色呢?匪夷所思。

体内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爆闪出黑色的闪电两束,长条树枝状延伸,将兰儿的体内血脉都化作了黑色了,力透皮肉。包裹着她,黑色的光环。光环里面的兰儿倒是白色的,对比的效果。

兰儿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塑造出了一个全新的傀儡。在她的眼眶里射出的两束黑色闪电漂移飞翔直冲着前方的巨大的黑洞。

黑洞似乎得到了能量的填充,慢慢得张开了口子,形成了一股更大的吸引力朝着兰儿狂吸。

艾兰的衣袂翻飞,长发也飘飞如柳丝。多美丽的柳丝,光这副长发柳丝,艾兰从小都没有剪断过一次,难怪长发及腰。白色的长发在黑光中更加尔诺飘逸,无限秀美。长大了的艾兰一定会是一个美人坯子的。

飘洒的长发拉着艾兰进入了那吞噬黑洞,呼啦一下,艾兰就失去了踪影。

黑洞满意得闪动了一下嘴唇,发出了一声低沉得意声,闭上了口腔,湮灭而去。

空间被掩埋破碎了,也就是这一时空将不复存在,根本没有出现过,关于这儿的都不会停留。

……

一天早上,天空下着微微细雨,艾兰去上学去了,日子一如既往得延伸。兰婶挎着一个小包去上街购买日常用品,她来到了国家电网收费站,去交电费。

哧啦啦——

一个秀气的打印机,从口里吐出了一长条,长条上密密麻麻得缀满了一些数字,与拼音。

兰婶随手一拉,想将那收费小条拽进自己的小包里,手中也拉出了一张红色的纸币,脱口而出

“多少钱?”

“慢着,”收费的小英子,长的十分漂亮,那眼睛都会说话,尤其那眼睛会勾人,所以兰婶可不敢让兰叔来交电费。因为兰叔的眼神老是离不开小英子那坚挺而性感的胸脯。

“这个月的电费,一百元少了。”小英子的眼神不对,抢回了那张电费收据,凝重得望着,就像是望着一张外来怪物似的,露出了不敢的眼神。

“咋啦?难不成要两百?”兰神的眼珠子也差点给抠了出来,她家的电费是从来没有超过一百的,你看兰婶是多么精打细算的人家,买菜都都是挑最便宜的去购买,买衣服唯独地摊的是她的最爱,家中的电器是不能老是开着得,要不会河东狮子吼的。

“两百也少了。”小英子冷冷的,如刀子。平时,小英子是不会这么说话的,这一次竟然如此冷淡,如同欠了她一百万似的。

“什么?两百都少了?你杀猪是不?”兰婶的话突破了一百分贝,那绝对是高音喇叭,引来了路人的目光。这种公开场合,兰婶竟然会词不达意,将电费说成了杀猪费,岂不要笑暴路人的大牙。

“喏,自己看。”小英子还是冷冷得说,将那长条子递给了兰婶,继续噼里啪啦得打了几个字,随手播响了总台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回音,小英子严肃得问:“请问总台……”

兰婶没有听见小英子的电话的内容,因为有一行数据吸引了她全部的目光,她的神情都被定格了,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宛如得了癌症晚期的人那样,彻底得绝望。她心里从未这么绝望过。

手中的那行数据在飘舞,上面的数据竟然隐约可见的数字打得吓人,她如何能接受这个数据?

人民币元,总电量千瓦时,单价0.60元。数字正如邪魔的影子在飘忽,在摧残着兰婶的眼珠子,在摧残着她的,在折磨着她的心脏。她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长椅子上缓不过来了。

很长的一段,兰婶终于回过神来了,她第一个反应是对方弄错了数据,一定是电脑中了病毒,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她还要索赔精神损失费,谁叫他们如此不负?如果是负责任的话,那也一定是错了,是他们错了。

她很不高兴得叫了一通,立马就回家查电表去了,临行的时候,她还要电网的 人去核对一下,是不是哪儿出了漏癫痫医院武汉哪家好,治疗靠谱吗洞,一定要查清楚。

脚步飞快得移走了,她很惧怕的是,自己家里出现了严重漏电情况,回家让老公查查。她的脑袋在飞转,转到了哪一个晚。

上个星期六的晚上,艾兰回到了家中,一声不吭得睡觉,其余的三表姐妹在玩耍,根本没有在意兰儿,就连兰婶自己都没有在意她。

夜悄悄得降临,刚刚的事儿,兰婶与叔叔都忘记了,在黑洞里掩埋了,记忆还在从前。

灯开启了亮度。艾兰还没有睡,将手指伸出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将手指伸出来,如棉花糖,橡皮泥似的不断得在扭曲延伸,延伸在床的边边角角里,不可以让其余的人都知道。

手指游离,究竟要干什么呢?手指朝着电源插座而去。三表姐妹中有一个人——笑微微发现了这几根手指,吓得尖叫起来。

这一尖叫将另外两姐妹也给吓住了,大姐姐笑盈盈循声而去,还没有发现什么?二姐笑眯眯却捕捉到了一些什么?她正想说一句什么,眼前忽然黑了。

房间里的灯都黑了,没有一丝亮度,她们的世界坠落到无限黑暗中去了,三姐妹紧紧得抱着一团。

外面想起了惊天动地的雷声,轰隆隆得响个不停,楼层板面在剧烈的抖动,三姐妹站立不稳都倒在地面上,浑身汗珠子在都闪不停。

9、变异的心脏

闪电在黑暗中爆闪,那树枝状的棱形与线条在虚空中穿梭,径直涌现在了蓝婶的家外。家外的那一条粗大的黑色电线异常地膨胀了起来,如饱胀的火腿肠在不停得滴油,这里在滴着电能,滋滋滋地传导着能源。

强有力的电磁作用,导致兰婶的整个房子都在颤抖,那来自意外的巨大能量,一秒钟足以让这个素日冷冰冰的石头疙瘩发出了猛烈的呻吟声。在房子内部里的人也感觉到空前绝后得碰撞,就变得异常不堪一击了。

能量在空间传导,每一个人都感觉到心脏的猛烈加速,似乎有无数的噬心虫在心室里冲撞,掏空。血管筋脉也被拱动得向外饱胀到了极限,立即就要爆了。

啊!我受不了了。笑盈盈眼前一黑栽倒在软皮沙发上,不省人事。头皮上隐约传来了滋滋滋的声音。

与此同时,笑微微和笑眯眯也眼皮一闭倒在了光洁的地板上,一动不动,嘴角蔓延着白色的泡沫,脸色十分得晃动着死灰色。好强悍的磁场,所到之处,震慑所有生物。

在打扫卫生的蓝婶手中的扫帚把持不住,竟然脱手而飞,以一条的弧线插进了坚硬的玻璃里面。

嘭——

碎片撕裂,如一张残破的蜘蛛。玻璃碎裂一个大洞,扫把卡在了那面透明的窗户上,棍子的一方在窗外,一半的扫把却在窗户里间晃荡,发出嘎啦啦的无辜声。蓝婶的手哆嗦着,眼睛瞥见了兰儿那变了形的手指,那拉面的手指如变戏法似的,宛如飘带无限延长,已经插进了电源插孔。

吱吱吱的蓝光从插座里面冒了出来,如数条蚯蚓一般蔓延扭曲着传导进了兰儿的胸腔内,一起一伏得感性着。

蓝婶不敢相信这里的发生的一切,她想呼喊着什么,嘴张开了又停止了,就感觉到了喉咙里有一块石头卡住,发不出半点声音,心脏在扑棱扑棱地鼓动,不断地碰撞,都将胸腔的肋骨拱起来了,在麻醉着她的大脑,她勉强睁着眼睛看着那变异了似的兰儿。

无数只蜜蜂在她的脑海中拥挤,喧闹,乱成了一锅粥。尔后,嗡嗡声渐渐得镇住了蓝婶所有的神经元,她迷迷糊糊中看不清那一个黑大的影子从兰儿的胸腔里冒出来。

正如蓝婶所看见的那样,电流在以万伏特的流量冲击着艾兰弱小的身体。浅蓝色的交流电覆盖了兰儿的全身,容不得主人发出半点呻吟之声,只有凭空得抓逃着手臂,手指。她的手指晶莹透亮,冒着通透的蓝光,在蓝色的手指中央,还有变了形的指骨头,阴森森地可怕。

无数的电流星子形成了蓝洞在兰儿的体内聚集,那是一个短暂而又悲催的过程。兰儿的嗓门发出了狼嚎般声音,久久回荡在狭窄的空间里,接着从墙缝里逃逸出去,划过了屋檐,跳跃在百米外的树枝上,将缕缕的树叶狠狠地挂啦许多片下来,凋零了一地。

此刻,兰儿的胸腔如冲了气的皮球,由小变大。爆满而充盈的透明,压迫着兰儿的痛觉神经,她不得不叫,不得不痛苦,红色的血液在体内呆不住了,挤压得钻出了兰儿的眼眶,鼻兰州看癫痫最好的医院孔,还有嘴巴,滴答滴答得流动。好恐怖的镜头,这样的模样停留在蓝色光芒中,显得越发诡异,悚然。

蓝色的电流并没有停歇,越发加强了伏特,急速奔涌,如滔滔黄河之水呼啦啦得响动在手臂,脚掌,还有腰间与胸脯上。

兰儿的身体在充气,充电。她的心脏如斗大,胸前的皮肤砰砰得破裂,肋骨也发生了嚓嚓的骨折声。心脏渐渐地脱离了胸腔,脱离的母体,拉扯着心血管,啪啦啦地断裂开来。血光里的血液却不跟着流出,似乎那拔断的血管就是一根根的电流线,在刺啦啦地冒着蓝色的电流光芒。

心脏飞出了兰儿的胸腔。在离她不远一米的距离,停留。咕咚咕咚,心脏在暗黑中发出了吓人的声音。通体的蓝色,没有红色。蓝色是电流的传导,如万千条蚯蚓在交相杂乱,缠绵亲密。

时空渐渐消失,断裂。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地界。这所房子里的人都陷入了极度昏迷之中,再大的声音都吵不醒。蓝色的电流也渐渐地收藏起来,如蓄电池那样储蓄满了能源。能源所来之处是那根粗大的黑色电线。瞬间吸取了度电。

这座城里,所有的街道一片漆黑,连几十家加工厂都停电了。电站里的贮备能源都被消耗光了,城中陷入了一片死寂。那房子,那街道,那工厂都是静静冷冷的。人们体内的能量在一瞬间扒光了,再也发不出声来,昏迷在各自的空间里。百年难得一遇的怪事,这个镇遇到了。

再看, 那红色的钻石心脏也渐渐地露出了原色,是红色的,一张一合的 着,它依然是 一颗充满了活力的宝贝,是兰儿的心脏。

通明的红色心脏中间隐约有一条裂痕。仔细瞧,那裂痕中藏匿着深不见底的黑色。黑色在寂静中慢慢地张开了口子,逐渐扩大如远古巨兽的嘴巴,饥饿的张开。只要猛然一哗啦,必将整个时空都吞噬下去,十分骇人。

兰儿的眼神显出了无底的黑色,她一点表情都没有,也没有动弹一丝地方,整个人都陷入了无我的痴迷,呆愣愣地望着墙壁,默默无语。

心脏的裂痕处冒出了一缕淡淡的烟尘,那乌黑的烟尘随着虚无的空气在袅动,时有时无的样子。如燃烧过头的木柴灰烬。

一秒,两秒,三秒……

袅袅的烟尘逐渐加强,加烈,浓度深了。形成了一个庞然大物,酷似鳄鱼的头颅。

随着烟尘的增多,那鳄鱼的容貌显现清楚,不错是一个名如其实,如假包换的鳄鱼头。两颗红色的眼珠在泛发着犀利,恐怖的光芒。嘴巴紧紧闭合的鳄鱼,凶狠得瞪着傀儡兰儿,久久不息。

心脏终于停止了散发烟尘了。鳄鱼的头颅才张开来,一张一合的翕动,它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那锋利的尖牙在空间里散发着可怖的寒光,这哪里是牙齿呀!明明就是一排排的锐利钢刀么?在这锋利里面,只要是物件,它们都能毫不费力得撕毁,吞咬下去。

咯嘣咯嘣的钢牙中,吐露出了不少字,字在空气中跳跃,散发着勃勃生机的活力。

“一切都要听我的,你才有活路。”鳄鱼的语言如是说。

兰儿面无表情得望着鳄鱼,以及它的语言,一言不发,胸腔一起一伏得抖动。她的善良在告知她不能轻易妥协,要与邪恶抗争到底,决解不服输。

兰儿的胸腔里迸发出了,在空气中飘荡。模糊中能读完它。

“莫想,我不会妥协的,我是我,你是你,你赶紧放了我的钻石心脏,否则你也会没有好下场。”

“嗷——”

鳄鱼影子张开锋利的嘴巴瞬间放大,朝着那悬浮的钻石心脏咬去。

咔——

发出了刺耳的声音,那是岩石与钢刀摩擦的声音,耳膜真的受不了。

三颗锋利的钢牙崩断了,掉落在地闪着逼人的寒光。钻石心脏也剧烈的抖动了起来,似乎缺了一个角。艾兰的浑身发抖,那种疼,那种寒冷,她抱着手臂在地上打起滚来,嘴角的唾沫在狂喷,眼角的血液再一次得流转。她在遭遇了生与死的考验。

鳄鱼崩断的牙齿,凶狠的光芒稍微收敛了一些,庞大起来,由浓变淡,淡淡得一缕缕的炊烟朝着钻石心脏聚集。心脏重新裂开了一条小缝隙,放烟尘进入体内。十秒种过去了,烟尘消失殆尽。 艾兰终于虚脱得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