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家有高中生,头破血流百姓故事故事会

时间:2021-02-28来源:来书文学网

内容导读:今天是周日,儿子休小礼拜,去上课了,老公单位党员组织学习,也不在家,只有俺一个闲人在家。
不用上班,照例睡了个懒觉起来,先上楼问候了一下老妈,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老妈说今天起来的也比较晚,中午就不

今天是周日,儿子休小礼拜,去上课了,老公单位党员组织学习,也不在家,只有俺一个闲人在家。
    不用上班,照例睡了个懒觉起来,先上楼问候了一下老妈,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老妈说今天起来的也比较晚,中午就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
    于是买了菜、锅里炖了鱼头豆腐,便开始倒腾俺的面包了,今天尝试一下夹豆沙馅的面包。
    临近下班时间,饭菜全好了,只等那上班的、上课的回家了,忙里偷闲地把面包卷上豆沙准备进烤箱时,儿子在门外“妈,妈!”地喊我,我手里忙着面包,一边去开门,一边有些责怪地说:“这小子,不是自己带钥匙了吗,还妈啊妈啊地喊!”
    一开门,小子一脸严肃地说:“妈,不好了,出事了!”
    看着小子活蹦乱跳地并且一脸严肃,心想能出啥事啊,前几天美国才出现枪击学生的事癫痫病对以后有什么影响件,他们学校不会也出现啥状况了?
    我心里想着俺的面包,但也有些好奇地问是啥事啊。
    结果小子把头低下来,头顶对着我伸了过来说:”妈,你看我头被撞破了.”
    这话,听的我咯噔一下,忙扒拉他的头发看个究竟,结果发现头发上有血,已经结在一起了,头皮一小块血糊糊的,本想帮他清理一下,想着小子平时让我帮他挤痘痘时鬼喊鬼叫的样子,想想还是去医院吧。
    我一边看伤口,一边问怎么回事,儿子说上生物课时在阶梯教室和同学闹着玩的,结果一跳,头碰门框上了。听他这么一说,吓的我更加坚定了去医院的想法。
    这个门框多厚实啊,能把头碰破,那得多大力气啊,如果门框是平的话也顶多碰肿了吧,这个都流血了,坑定是碰门角上了,别废话了,赶紧去医院吧。
    让儿子赶紧拿了医疗卡,我从抽屉里拿了几百元钱,赶紧骑电动车带他去医院。
    到了医院,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只能看急诊了。医生大概看了下,说要缝针,还问要不要做CT,儿子说头不昏、也不恶心,医生说那CT就不用做了,并让我在病历上签字。我以为是医生大惊小怪的,问能不能不缝针呢,毕竟儿童良性癫痫病脑电图特征这个缝针后会影响头发的生长的,以后孩子大了,理个平头就会看见那个疤的。医生说不行,伤口太大,一定要缝针,而且要打破伤风针。破伤风针等我们回家吃了饭再来打,不能空腹打。
    想着缝针,我就开始有点沉不住气了,有点手忙脚乱了,拿着处方就去了护士站,结果护士说要先交钱、拿药。
    这时,老公来电话了,听我说了情况后,说马上来医院,心想,这下有依靠了。
    我去缴费,儿子说去洗手间。
    等我交了费,急急忙忙回到大厅时,儿子却不在那里,正好碰见赶来医院的老公,这时我也发现慌乱中,光交了费,还没拿药呢。
    于是让老公去拿药,我去找儿子,找了几个地方,没看见,于是有点着急,想他会不会昏倒在哪里了啊,便开始喊儿子的名字,这才发现儿子已经在急诊的手术室里了。
    进去时,护士正在帮儿子清理伤口,头顶部分的头发已经剪去了,露出了伤口,有一寸多长,伤口比较深,伤口两边的肉咧向两边,张着一个小口子,一看伤口就知道是被门框的钝角给硬生生地弄开的口子,伤口清理干净了,那个伤口血糊糊的张着口子,看的我心里顿时翻江倒海般想吐,这时老公和医生都来了。
 轻度癫痫的西药治疗有哪些害处   医生准备缝针,老公安慰我说没事的,让我出去,医生也说让我出去,进去一个坚强的,帮着扶着儿子的头,让他缝针时头别动。
    于是我就站在了手术室外面的过道里等,过了一会,听到里面医生在匆忙说着什么,紧接着护士扶着老公出来了,老公的脸煞白煞白的,非常吓人,护士说他晕血了,让他在外面的椅子上躺一会,恢复一下。
    里面的医生只能无奈地让那个护士帮忙扶着儿子的脑袋了。
    这时,我也吓坏了,里面一个在缝针,外面这个进去帮忙,居然被吓晕了,躺下了。自己只有做深呼吸,自我镇静一下了。
    大着胆子,伸头问儿子情况怎么样,小子居然说没事!医生开玩笑地说:里面的没事,外面的出事了!
    过了一会,儿子出来了,头上被缝了三针,上了药,盖了块纱布,纱布上渗出淡淡的血色和黄色,黄色应该是碘汀吧。脑袋上扣了个白色的网子,像包苹果那样的网子,有点搞笑,估计是固定那块纱布的吧。
    看着儿子的样子,估计也只是外伤吧,不像有脑震荡的迹象。
    回家吃了午饭,儿子躺了会,便骑车带儿子去医院打破伤风针,先做皮试为什么会发生继发性癫痫,20分钟后没异常,再打针,打完针,医生让在医院坐30分钟,没有异常再离开。
    下午儿子信息技术上机模拟考试,他们班级是下午2点到2点40,。离开医院时已经三点多了,只能参加别的班级的学习了。
    出了医院骑电动车把儿子送到学校,回家后,家里那个晕血的已经起床了,看神情似乎是恢复正常了。
  

    想想,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这要是出去上大学了,该如何让人放心的下呢。
    这孩子小的时候倒还是挺乖巧的,基本不惹事,也没什么麻烦。
    或许老公说的对:这男孩子天性就是顽皮,有的顽皮的早,有的顽皮的晚,迟早都要过这关的,俺家小子估计就是属于晚熟型的,人家开始懂事了,知道学习了,他却开始知道咋个玩了。如果真这样的话,希望他能早点度过这段懵懂顽皮的阶段,不然出去上大学再出啥状况,我是想帮也帮不上了。
    再有,俺家的老同志,年纪越大居然越脆弱了,老了老了,竟然还晕血了,估计俺老了,有啥毛病是指望不上他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