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走在暴雨中-[伤感散文]

时间:2021-01-09来源:来书文学网

走在暴雨中

文/唐赳

这几天,因为某种原因,我不得不狠下心来去买房子,去圆我十几年来尤其是结婚后始终萦绕在我心中的一个购房梦。

对别人来说,这个梦何其简单,然而,对我来说,这个梦竟是如此得艰难!就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购房梦”,我一做就是十五年!

十五年啊……我带着这个“梦想”熬过了多少个烦恼、悲伤、忧愁、喜悦亦或平平淡淡的日日夜夜。

多少个日子,多少个孤独的时刻,我都会躲在无人的角落亦或躺在床上,想着如何、什么时候能圆了我这个梦想。曾多少次,我背负双手,如一个流浪的、无家可归的浪人亦或如一个精神病患者在人来人往的马路边徘徊着,踱着细碎而又孤寂落寞的脚步,想着自己的心事,想着这个梦想。

多少次,我从梦魇中惊醒。在梦中,我梦见自己无助地立于茫茫戈壁之上或站在深山峡谷之间,被天地遗忘,被世界遗忘,被善良的亦或不善良的人们所遗忘所抛弃……我就这么孤独地萧瑟于人世间,没有一所能供我栖身,能遮风挡雨的属于自己的居所,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温暖的、安静的、里面住有温顺的,善解人意的妻子和绕在膝下的孩子的小屋……

从梦中惊醒后4岁小孩抽搐是什么病的我,已冷汗涔涔,夜不能寐了……

低微的收入以及其他一些原因,使我的购房梦一直只是一个梦想而已,长久地搁置在我的心中、我的大脑里不敢触碰,直至落满尘埃,荒芜不已……

而我的心亦开始慢慢变得荒芜起来……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人来到这世间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然而,由于某种原因,经过无数次痛苦的挣扎,我终于做下一个使自己都感到震惊的决定:我――要――买――房――子!

在忙得几近崩溃的工作之余,抽出仅有的那一点点休息时间,我骑着电瓶车或徒步,顶着头顶的烈日,走在即将被晒化的泊油路上,走在如蒸笼一般的水泥地面上,行走在楼宇之间去看房子。

那几天,烈日正炎,温度正高,难熬的酷暑使我汗流浃背、头昏眼花。我那时想,如果我中暑了倒下了,世界会不会因我而发生一点点微妙的变化呢……

经过几天的踌躇,我终于决定交下定金,买下一所离城很远,但很有发展潜力的小居,即使我的首付房款还没有着落……

从售楼部出来的时候,天开始下起了小雨,我抱着资料,恍惚地向公交车站走去。因为我还要赶到单位上班。

酒泉癫痫医院哪个好?2em;"> 雨,不知不觉忽然大了起来,哗啦啦漫无边际地下了起来,公交车挡风玻璃上已挂起了一面瀑布。纵使雨刮器拼命地快节奏地刮擦,司机的视线依然受到了影响,公交车不得不放慢速度,在暴雨中徐徐穿行。

我站在公交车上,抱着购房资料,疲惫的心如被暴雨冲洗过一样,没有了任何思想。我就那样目光呆滞地看着车窗外,看着马路上被雨水溅起的朵朵水花和公交车轮碾起的巨大水浪,心如死水。

如此的雨景,本应细心品味,快意欣赏,然而,我却没有任何情绪,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害怕和紧张……

“四中路口有下。”这是孤独的我、沉默的我在徐徐开动的公交车中唯一说下的一句话。

“四中路口已到站……”随着广播提示语的响起,公交车慢慢停下,车门缓缓打开,我撑起雨伞,木然地走下公交车……

雨下得很大,大得有些令人害怕。我撑着雨伞,踏着没过鞋面的积水,缓缓地向单位走去……

此时的世界是安宁的,没有人声,没有摩托车声,也没有小车飞驰而过的声音。通往单位的乡村要道在这瓢泼大雨中忽然死一般地寂静,仿佛这世界除了我再也没有别人了。

此时,满世界的声音,除了大雨敲击地面的声音之外,就是敲击道路两旁民居房顶、防盗网和窗户上遮阳用的遮棚的声音。

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怎么样,听郑州军海医院医生怎么说

“哗!哗!哗!”大雨落在地上,也落在了我的伞上。大雨似乎想要洗刷掉我蒙尘的心灵,执着地砸在我的雨伞上,倔强地透过伞布砸在我的脸上、身上。

我头脑一片空白……

连日的疲惫和焦虑使我木然、茫然地面对这茫茫大雨。我双手紧紧护着购房资料,抱在胸前,不让雨水将它淋湿。因为我知道,它是我多年来的夙愿和梦想。我不能让雨水毁了我的梦想,毁了我的期盼……

我就这么随心所欲地踏着已成溪流的道路向前走去,不管地面是平整的还是坑洼的,我毫不选择地胡乱走着。对于我来说,平整的道路也好,坑洼的道路也罢,如今都已成为没过鞋面的溪流了,我还有什么好选择的呢!

在走到火车桥洞的时候,我忽然犯难了,我该如何继续走下去?

火车桥洞下面已经成为一片“汪洋”了,浑浊的水上面漂浮着一些恶心的垃圾,在缓缓旋转着,发出难闻的气味。原先堆在洞口边的垃圾堆已经被浑水吞没,溶进了这一片汪洋之中。

过去还是不过去?

我踌躇了。

我忽然想到要返回去,但我又能返回到什么地方去呢?

丙戊酸钠能长期吃吗t-indent:2em;"> 大雨还在下着,我的伞外是瓢泼大雨,而我的伞内则是淅淅沥沥的大雨点的小雨,我全身已经湿透了,眼睛被雨水淋得睁不开了。我已经别无选择了,除了硬�过去,我没有其他可以过去的方法了,因为连接单位和外面的最近的道路仅此一条。

我犹豫了片刻,心中忽然涌出一句话了“我死都不怕,还怕这坑脏水么?”

我悲苦地一笑,抬步向坑中走去……

一股股恶臭传来,已没膝的脏水穿过库管,浸泡着我的双腿,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忽然感到有些恶心和悲伤起来……

走过桥洞,我继续踏着被急流淹没的道路向单位走去。

走在这暴雨中,我的思绪已经停止运转了,没有了喜怒哀乐,没有了任何欲望,我只是在想,自己能不能化为天地之间一滴小小的雨滴,就这么溶入这暴雨中,随着溪流流向远方,流向未知的世界,我,会不会变得轻松快乐起来……

唐赳作于汉滨区五里

于2016年6月23,17点49分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