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我和我的记忆精美

时间:2020-12-04来源:来书文学网

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且这习惯并不太好。每逢我想写一些东西时,题目便最让我犯难,需要我绞尽脑汁地想,该给下面想要写出来的话,按上什么样的美名。有时自施压真能想出一个我自以为美妙的名儿,有时呆坐许多时候,却越来越糊涂,索性便用无题二字来破除这种窘况。还好,今天不到两分钟,我就想到了这个题目,来概括我下面要说的话。

我和我的记忆,该从哪里说起呢?农历八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来到了这个世界,公历相对应的那天便是十二月十九日,但我的法定生日却是在九月十七日,这让我在很长一段里对这个问题模糊不清,原因,大概是从小到大都体面的纪念一下,这个特殊的日子。长此以往,我便漠不关心了。最近几年,总是和父母一起坐上一桌丰富些的饭菜,表示那天略有不同,而我们最该感谢的是生我养我的人,所以,我从来没有和朋友们在外庆祝过叫做生日的天。

我的记忆的起点,若是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贫寒了。我能想到的都是穷困,但它并不妨碍我儿时的快乐。我依旧清晰的记得那座低矮的小茅屋,屋顶是用树干和竹竿撑起,再用竹片编制成格栅,最后铺上厚厚的稻草。不知在我出生前,便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灰黑色的屋顶上三三两两地生长着野草和青苔。用黄土夯成的泥墙,也满面斑驳,剥落的泥土掉在墙角,成了地牯牛这种小虫子的家园,它只有石榴仔般大小,全身毛茸茸的,沾满了极细的砂砾,除了长着一个大大的肚子外,还长着一副大颚让人觉得有一点点可怖,也并没有吓退到充满好奇心的我。一边哼着那首记忆犹新的儿歌:地牯牛,地牯牛,背着娃儿出来打石头。一边用一支细小的竹棍,在一个治疗小儿癫痫病最新的方法有哪些个小小的漩涡坑中来回的搅动,不一会儿它便爬了出来,这是大人们教的方法,必须这样才能捉住它们,儿歌是至关重要的,用来迷惑它们,倘若不然,狡猾的它们是不肯轻易出来的。

夏天漏雨,冬天漏风像是茅屋这种建筑的一种特色,小时候的雨似乎也比现在下的时间长,有时候是接连十几日的断断续续,田野间的小路都被没胫的泥浆覆盖,雨依旧是连绵的下。遇上这种天气时,雨水总是渗漏进屋内,忙的我们不亦乐乎,这里放一个碗,那里放一个盆,漏的厉害的需要一个大木桶才行,储存粮食的木柜要往一旁挪一挪,床上的被子湿了小小的一角,还可以用。

厨房的墙壁是用竹片编织而成,冬天的风呼呼地吹,它们总是无孔不入,吹散了灶里冒出的炊烟,呛的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刚窜起的火苗被吹灭了,需要凑近了呼呼的再将火吹旺,这也是需要计较的事,吹的轻了些,顶多是猩红一下又暗了,吹的太重,准吃一脸的灰,变成个大花脸。

我还记得小时候四叔送我的一副眼镜,圆圆的镜片,我高兴极了,在我的认知里,有学问的人才戴眼镜呢,而我长大后,便想做一个有学问的人。送我时的情景我还记得,就在茅屋厨房外的屋檐下,天刚刚入夜,四叔刚从外求学回来探亲的第二晚,当时对我讲的话我已经忘却了。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丢失了,再后来,我自己也配过一副,在我念中学时,发现自己有了近视眼之后,用一个月的生活费配了一副,我自认为看上去很可以假装斯文的眼镜。那副眼镜还在,破旧不堪了,而我也早就不戴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所在环境的不同,环境的好坏有别的原由,使我总觉得儿时的天气脾气要差的多。我见过的最坏的一次,是在我们的成都#!好癫痫病医院茅屋已经破败到不能入住后,父亲四处举债,盖起了我们村里的第一栋楼房。虽然住宿条件要比茅屋好上太多,但日子过得比以前更拮据了,新盖的楼房,窗户没有玻璃,依旧透风,也没有一根电线,全靠黄豆粒大小火焰的煤油灯照明,刮大风时,时常在飘摇中熄灭,世界便作漆黑一片。

有一年的夏天的一夜,风从下午便一直呼呼的刮个不停,未来得及关上的房门,被风吹动撞击的砰砰直响,房子四周的竹林树木,被风压弯了腰,疯狂地摇曳着,刮落的树竹枝桠也被卷到半空,四处飞洒,竹林里时不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那是风拦腰折断了瘦弱些的竹子。天上的云也像奔腾的野马般呼啸而来,聚集在一起,越来越浓密,越来越阴沉,像是一口巨大的倒扣的铁锅,随时便要向大地压下来。云层中开始传来阵阵的怒吼,银色的闪电像藤蔓般伸向远方,照亮大地和天际,眨眼又鬼魅般消失在黑夜里。

雷鸣和电闪像是在吹催着大雨的到来,啪啪地雨来了,像是天际的银河之水倾泻而下,雨的到来将这场盛会推到了高潮,风更是猛烈,刮断了屋前的一大片竹林,高大的树梢也弯腰拂过路面,雷声震耳欲聋连绵不绝,吓的胆小的我和姊姊惊声尖叫,闪电照亮整个天地间,像是要拼命地驱赶黑夜。在一饱这场盛会时,从未见过如此可怖的天气的我却被催促上床睡觉,我意犹未尽地上楼,才发现半个屋顶都已不见了瓦片,有的散落到了床上和地面,雨正肆无忌惮地浇灌着屋里的一切。那是我记忆中遇见过的最糟糕的一次天气,父亲花了几天时间修理屋顶和砍掉被风刮断的竹子。

如若人生中的当下夹带了对未来的一种暗示,我可能会相信这是真的。我现在维持生计的职业,完完全全证实了这一点,从结束有什么新型的抗癫痫药物吗?我的校园生活起,我便傻乎乎地一头扎进了汽修这一行当,断断续续地都过了六个年头。我是爱车的,这从年幼时便得到验证,我用木板,木棒和铁钉,螺栓还有三颗轴承,造了我人生中的第一辆车——滑板车,我迷恋一时的玩具。当我自主设计,制造完成的那一刻,我是多么的自豪,迫不及待地抱着它去跟发小们炫耀,终日和发小们不顾酷暑炎热,在山坡上比拼下滑速度时的情景,恍如昨日。那时,我绝对没有想到长大后的我,终日与真正的汽车这东西混在一起。虽然,我现在已十分厌倦这一行业,但我依旧是爱车的,从小便是如此。

若是梦想是让人觉得坚持就是一种幸福的东西,那我还走在追寻幸福的路上,我偏爱执笔将心中所想的东西,行云流水般地吐露在纸上,我依旧记得第一次的作文,命题是我的理想,我写了好几个职业,但从那次开始,我真正想做的,就是像现在一样,坐在书桌前,写我心中所想,这便是我多年来的梦想。这梦想枯燥寂寞,需要花上许许多多的时间去学习,学习向来是有些枯燥的事情,而我一直以来都是独自一人在翻看那些白字黑字,更是寂寞的事。

但当读到悸动心弦的句子,从中获得些有趣的东西,或者,当你身处某处,没有特定的时间,悄然而至心头的一颤,使你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它又是那么的美艳动人,让人忍不住去想,忍不住去追寻,我知道我从决心离开校园那一刻起,便和接近这一梦想的路相背离了,所庆幸的是,我的生命还在跳跃,我的心海依旧波澜,我的时间还未结束,我的梦想还能追寻的到,感谢生命,感谢我还在追寻幸福的路上前行。

我不知道该怎样用文字,去表现出一个生动的我的形象,我既不像英雄豪杰那般有惊天地的十堰治疗什么地方癫痫事迹,可以值得世人称颂,而从世人心中体现出我的伟大;我也不是青年才俊,有体面的事业,策动风云,执掌一番天地;出入有美人常伴,引得他人垂涎三尺;我也无俊俏的模样,高挑的身材;我更无渊博的学识,可用来着书立说,向他人传道授业。我只是我,地球七十多亿人中,平凡的孤品,庆幸人人都是孤品这一绝对的事实。我走在拥挤的街道上,有谁会因看过我一眼,而心中泛起涟漪,久久不忘?没有的,至少我是不信。

我只做最真实的自我,不用过多考虑别人的眼中,我是怎么样的人。因为未曾作奸犯科,心怀歹毒,危害社会做一颗毒瘤,我也没有谗言媚态,在工作生活中向他人磕头作揖,谋求私欲,而使得有人在背后戳我,所以我不必在意别人是否在用奇特的眼神注视着我,表露出一丝防范厌恶或者恐惧。

而在背后对我略有微词的人,我也确信是有的,但那又怎样?若是人一辈子里,没几个对你有些异议的人存在过,那这一辈子过的也不算完整。而这些对我略有不满的人,并不妨碍我吃吃喝喝,正常活命。我靠自己的双手,做着平凡且有些表面脏乱的工作,赚取微薄的工资,这并不使我常常觉得低人一等。只有在别人直面询问我工作如何,收入如何时,我才会下意识的捂住自己干瘪的钱袋,想想银行卡里可怜的余钱,略带羞愧的回答:十分凡普,勉强果腹。

我还想努力的拼凑些内容,用来详细的描述一下自己,但我终究是词穷了。而我也相信这只是短暂的囧境,待我再次想到些什么的时候,我会再将它们加注进这里面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