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雨轩听雨情感

时间:2020-12-01来源:来书文学网

又到雨季,又是的季节,每年到了这倚窗听雨的时刻,雨滴一滴一滴打落在心底的深处,惊绕了沉寂,打乱了思绪,有丝丝的伤,有缕缕的痛。一滴滴的细雨洒落在了空中,用伸出窗外的手去触摸雨滴的温度,任由这凄凉的雨滴伴着相思的愁绪飞扬飘逸。

他们相遇在雨季,年的那一场雨,那一场雨来的那么突兀,没有任何准备,没有一把雨伞,也没有雨衣,因此子辰只能躲在值班室里避雨。感觉这雨就像是为了他们两个人洒落下来一样,猛然的缩短了两人的距离。而那次的雨,现在想起来,依然是那么清晰。

那场雨过后,箫军连续两个傍晚站在小城东边的那座小山岗上望着,希望能看到子辰重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如果今天继续下雨,箫军会带上为子辰准备的那把油纸伞,走那条的小城雨巷,与子辰在雨伞下相依。因为箫军已经感觉到了,那场雨下到了他的心底里。

那次相遇的雨是箫军值夜班的时候下的。又该上夜班了,那段时间箫军的夜班总那么多,几个同事有家事,不约而同的把夜班交给了箫军来打理,理由自不必说,他没家没业,班上睡觉与宿舍睡觉没多少差异。

子辰果然又来了,给她的姐姐陪床,给姐姐打水,整理衣被,这一切都是箫军夜班查房知道的。她来了,他的心不由自主的有些慌乱。询问病情也显得有些语无伦次,眼神儿不由自主的会转到旁边站着的她。箫军赶紧转移目光,悄悄的撤离出去。

雨又下了起来,雨点肆意的敲打着他值班室的玻璃窗上,声音很大,以至于连她敲门的声音他都没听清晰。她说是借用他的笔,箫军随手递给了子辰。随后箫军便是漫长北京军海医院好吗的等待,等着子辰来还笔,等到她真的来还笔时,箫军却又陷入了慌乱,不知道怎么和她说话,怎么让子辰更多的留下来与她多说上那么几句。他感觉她看出了他的慌乱,看出了他已经无力掩饰自己的心绪。是窗外的雨帮忙,找到了一些话题。他看得出她也想这样和他聊下去,她也看得出他不想让她离去。这次的雨下了整整一夜,他们也说了很长很多的话语,那一夜的雨,子辰守在姐姐的床旁没有回去,离箫军的值班室是那么的近,好像能听到子辰的呼吸。那一夜,他失眠了,没一点点睡意。他想,她也一定不会入睡,与他一样,辗转难眠,翻来覆去。

又是两天后的夜班,又是夜里的细雨,在雨夜里子辰告诉箫军,姐姐的病不见好转,要转到大城市里去治疗了。箫军遗憾惋惜,感叹自己医术不精回春无力。没了姐姐在他的病区住着,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再来这里,自己也还能不能再见到她。

几天后箫军向子辰打探姐姐的病情,并约了子辰看电影,子辰没有拒绝,又是在雨中他们双双走进了影院里。之后的日子,他们便与其他的恋人没有什么不同,去采花,郊游踏青,水边的嬉戏,最喜欢的是雨天临窗听雨。

一年后的雨中,箫军送子辰去上单位保送的成人高校。从车站回来了路上,箫军的心情非常沉重,夜里感觉好冷,浑身酸痛无力,头也昏昏沉沉,翻出了退烧药服下,饭也没心思吃一点儿,倒在床上睡下了,睡了多长时间不知道,醒了也没心思起,浑浑噩噩的接着继续睡,至少两三天才慢慢的好起来。

在雨中,箫军离开了那座小城,回到了他家乡的城市。

接下来的岁月便是听雨,听雨的甜蜜和听雨的苦涩交织在一起。每次听雨都会触及心灵山东癫痫病医院在线咨询深处的那抹忧伤。原来的听雨曾是那样美好,因为听雨是和子辰在一起,而如今的听雨人只有箫军一个而缺少了她,听雨和过去已是不同的概念和不同的含义,把原来听雨的幸福变化为如今的残缺和凄离。他不愿让属于他们的回忆模糊,不让那个刻着他们记忆的夏季不清晰。而此时记忆却已是一幅如烟如雾的水画,一切烟消云散,回不去的曾经,回不去的过去。

箫军想:如今的你是否偶尔也会想起那年的那天以及我值夜班的那场雨。与我雨轩窗前的那次对影西窗挑灯夜话长叙,是否还会想起并肩赏雨的日子相依相偎心心相惜。是否还会想起,我曾是你最亲近的人,如果你也曾深深眷恋,如果你也曾独自泪流,面对无法相见的我们,就让我们思念的心在寂寞的微雨中再次相聚一起。

仿佛你就在我的身旁,泪流满面,模糊虚幻的模样无法触及。而现实却是你离我那么遥远,遥远的就像在天际。我知道,有种距离让心多了一份思念,却也让情思多了一种深深的愁伤,剪下一缕情思放飞在细雨纷飞的天空中,为你带去一丝柔情,滴落在你心田,只愿你可以感受到我深深的相思眷恋。满天的雨,满天的相思泪,那是我的爱在凄然的呼唤,呼唤着你。

箫军想:多想再撑起只为你准备的那把油纸伞,去走小城的那条悠长的雨巷,巷边的古色古香的小房子开着门,门口站着的女孩儿望着我们,目送着我们渐行渐远的背影。望见你前世就为我蓄下的及腰长发,还有你穿着的我前世送给你的紫衣。我们今生在雨中的相遇,是我们前世就已经相识,而前世的相识也是在雨季。我曾千万次的呼唤,千万次的梦见你,才有了今生这雨中的相遇。其实我不该为你准备这油纸伞,因为这油纸伞,你会在伞下与我擦肩过去吉林最权威的三甲癫痫病医院是哪家。“伞”和“散”同音叫人晦气。这悠长悠长的雨巷,这悠长悠长的细雨,于是,我相信前世,你一定在这个雨巷里走过,那日也一定飘着这样的细细的,细细的雨。

箫军说:多少次我聆听雨滴滴落,陈年的相思我捂出了六月的天空六月的雨。我把滴泪的心香交给残缺的梦,好想再一次重温你的气息。听着那窗外滴答滴答的雨滴,看着黄昏的燕儿正双双地归去,可我日夜思念的人啊,你家在何处?你的脚步又停歇在哪里?

箫军想:本以为有了你我就有了一切,本以为有了你我就拥有了全世界,有了你就有了幸福的起点,我可以尽情的徜徉在有你的幸福海洋里,怎曾想到这份缘如此短暂,就像海面的浮萍,短暂的相逢就要面临各奔东西,都说握不住的手可以抓更久,可是,这种触及不到的距离,留下的是一种放又放不下的痛。丢失了我们这从前,让我所有的希望与梦想破灭,而继续保留着这份记忆,留给我的只有痛苦万端,我试图挥去这痛苦记忆却又很艰难。你叫我怎么做出取舍,把哪一项舍去?驻足回首,爱到深处是寂寞,情到浓时是殇离,挥手留下的只是苍白,如同那洒落在水面就消失了的雨滴。

她从绵绵细雨中走来,发梢上飘着纷纷扬扬的雨滴,她沿着他期盼的目光走来,在虚虚实实中寻找前世的踪迹。那雨点在他身上绽开幽幽的心绪,就象他想她时芬芳的记忆。他的心千万次地呼唤她,真的想问问:“在莫名地方的莫名的你,是不是还记得那个洒落过一地清愁的女子?是不是还记得,我们在这个雨季曾经有过的相遇?”

悠长的雨巷悠长的雨,在这悠长的梦里,他点一支烛光,沏一壶香茶,听她低吟:风起拈落花,夜来闲听雨……窗外的雨丝还在轻轻的飘洒榆林市治疗癫痫病的公立医院着,这些年一直这样,不曾有过什么改变,就像他的心绪还在忧伤中久久徘徊不曾改变一样,也像这不能改变的结局。箫军想:我不会怨恨你,你离开我的世界,我也没继续停留在你生活里,我不要那勉强的继续,主要是这停留在心底的记忆怎么挥打也挥不出去。曾无数次的想你,无数次的呼唤你,你离我是那么的遥远,你到底驻足在哪里?箫军想:如今我的心满是悲凉,那一季的记忆几乎成了一生的痴迷,梦里与梦外,思念的雨季。泪水为你如雨般挥洒,尝尽了相思的痛与相思的苦。我明明知道一场雨就是一场伤,可此刻我却只有这雨的陪伴,与这雨不敢再弃离,好像是能从雨滴中找到你的信息,嗅到你的气息一样,对听雨这样的留恋痴迷。

那一季又一季的雨水,没有尽头。所有的疲惫,所有的忧伤,所有的思念,最后只剩下那一次次梦中的重逢与相遇,这残缺的梦,这苦涩的梦,这梦中流下的湿透了枕巾的泪滴。梦不愿醒来,醒来后是那样的伤感与恐惧。

思恋那个与她相识的雨季。仿佛这每一场雨都能嗅到她的气息,只要是在这雨里,就有许多往事会想起,想起他们曾经的相遇,曾经的相依。每次梦里和她相依共朝夕,梦醒之后却不知她如今在哪里,有这些年说不完的话儿他想向子辰诉说,倾诉这些年痛苦的别离。离开她并非他愿意,今生今世曾经拥有过她,是箫军一生最美丽的回忆。这每一次散落的雨都是他的泪滴,他的泪就是相思的雨,风雨中他的心依旧泪痕楚楚,一颗心依旧孤独的回忆,并且在苦苦的寻觅,寻觅那回不来曾经,寻觅那回不来的过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隔线----------------------------